燕殳

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

SCI是真的能打

SCI用了三集的时间让我掉进坑里再也没出来

我用了半集的时间把安利卖给我我妈

我妈用了半集的时间把安利卖给了她同事

演员好看

智商在线

剧情带感

大概,这就是本事吧

唯一的问题是,我妈现在沉迷白sir有点不怎么搭理我了

蓝瘦,香菇

在发现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感觉唠唠叨叨的都快写成系列了😂

第一案
展博士和白sir初登场,见面就开始拌嘴

此时白sir(表现出来)的态度是:别光探讨心理,要摆证据

展博士坚持自己的观点,认为是一个凶手连环作案

白sir则坚持怀疑

一直到CID开始开会,这种(表面上的)争执仍在继续

但是

但是

在展博士进来之前,白sir带着组员正在摸索作案规律

受害者、地点、时间之间的联系往往只有在连环作案的情况下才有意义

也就是说,至少在此时CID全组已经默认本案为连环杀手所为

同时,本案的凶器非常特殊(大片碎玻璃),按照白sir的经验与智商(至少在平均水平,很可能更高)在第三个凶案现场仍然不相信这是连环作案。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白sir明白这是连环杀人案为什么还在不断用证据链打断展博士?

考虑到白sir非常主动地要捎展博士回警局

恕我直言,比起争执,你们这更像是——

迷之脑洞

灵魂相通梗

时间在剧版之后,展博士赴美深造。

二人分隔两地后都感觉自己做梦都频率上升了

展博士总梦到香港而白sir则梦到纽约

后来在打电话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梦正是对方的所见所闻

但是感觉太匪夷所思所以没有告知对方,这成了一个小小的秘密

等到展博士回国后情况持续,梦境甚至变得更清晰了(信号源变近了hhh)

可以写:
展博士在白sir去酒吧街调查的时候睡着了,梦见性/感女郎跟白sir调情(气鼓鼓.jpg)

白sir负伤打的药有安定作用所以睡着了,结果刚好梦见展博士准备自己跑到现场去。惊醒后立刻打电话把展博士call到医院。

两个人终于搞清楚对方的症状和自己一样,开始讨论这到底是为什么

做个补充:心意相通后症状就消失了

展博士又一次做梦梦见女人,非常生气地醒过来瞪白sir
白sir:???愿望啊!我刚刚是给你买宵夜去了啊!!!(委屈巴巴.jpg)

瞳耀cp粉头爵爷表示:因为爱情

这样狗血的脑洞有人愿意看吗hhh

我好像又发现了点什么

展博士发烧白sir留下来照顾的那一集

我们已知:
1. 展博士不习惯和人一起睡
2. 白sir自己铺好小毯子打地铺准备睡觉觉
3. 展博士突然砸了一个枕头给白sir
4. 白sir麻溜上床
5. 次日早晨展博士对白sir出现在他床上表示震惊

可以推论:
1. 展博士在白sir上床前已经睡熟了(由已知1和5得)
2. 展博士是在半梦半醒间给白sir扔的枕头(由已知3和推论1得)

结合已知3和推论1、2得结论:
展博士非常有兄弟爱,即使高烧昏睡也记得给兄弟扔个枕头以防兄弟落枕

我好像发现了点东西

倒数第二集
在白sir挨打的时候可以看到以下两个反应
同事的反应:咬牙,忍耐
堂弟(亲属)的反应:着急,叫出声

接下来,展博士的场合,也是两个反应
同事的反应:咬牙,忍耐
白sir的反应:咆哮,挣扎,看起来恨不得扑过来撕了蓝

请问白sir是展博士的什么关系?

记梗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想到就先记下来
梗自我发现自己做事时总听不到声音,要被人点名才会重获听力。

灵魂伴侣

有一些(?)人天生缺少某一种感觉,比如听觉、味觉、嗅觉等,直到灵魂伴侣出现,这一感觉才突然被唤醒。

自此,沉寂了数年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粘稠如泥的沙拉酱在舌尖炸起甜意,每一次呼吸都添补出一块新的世界。

谓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能有不完结的特殊技巧

我本来想想这张完结的

但是看样子

还得有一章

心疼冰妹了

求知欲这种东西啊……

下章也许能点题吧……

 

 

 

洛冰河闭上眼睛,准备和沈清秋一起小睡片刻,种种疑问待日后再说。

 

尚清华一边嘀咕一边往清净峰去,自从和洛冰河修成正果后沈清秋就越发悠闲。日常事务俱归魔君打理,清净峰更是几乎回都不回,也不知道还记不记得自己清净峰主的身份。今天突然带着男主大大跑回来还找了木青芳,也不知道是他俩谁出了岔子,甚至在魔界都解决不了得要跑回来。若是洛冰河还好,毕竟男主金身不坏总能找到办法救回来,至多不过遭点罪,可若是沈清秋出了问题这就难说了。毕竟沈清秋身上背的是大反派设定,说要死就说不定真的会死……

可是话又说回来,现在沈清秋还同时背着“男主的男人”这一身份,怎么也轮不到他操心啊。想到这里,尚清华顿了脚步就准备回安定峰继续嗑瓜子,反正若真是事态紧急十二峰主必然会被通知到,他又何必顶着被男主盯上的风险凑这个热闹呢?

尚清华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却看见一溜清净峰的弟子全在疯跑,恍如他前世小区隔壁晨练跑圈的中学生。将明帆截住问了由头才知道上面不知有什么异动,他们全是被沈清秋赶下来跑圈的。“师尊肯定是为了我们好。”三好学生明帆同学坚定地说道。你师尊是不是为你好不知道,但是这个异动肯定有问题。尚清华也不惦记瓜子了,佩剑出鞘,足尖一点直接御剑上了清净峰。

 

尚清华发誓,如果再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不会多管沈清秋的闲事。

 

尚清华尚未落地就看见峰顶竹林不知糟了什么什么灾,地上也是坑坑洼洼的,根本不是后勤大队安定峰的手笔。能在清净峰闹成这样还不催发警报的除了洛冰河还能有谁,可是这里无论如何也是要算作沈清秋的家当的,洛冰河怎么不仅下得了手还干的这么痛快?莫非是洛冰河男主人格终于觉醒,开始准备广收后宫结果沈清秋承受不住这打击,两个人打起来了吧。这样也能说通了,家丑不可外扬,难怪把明帆他们全都赶下山跑圈去了。

等等,沈清秋和洛冰河打起来了?我的个亲娘啊,他沈清秋再修炼十年都不够洛冰河打的,怎么也得给柳清歌知会一声一起动手吧。尚清华越想越害怕,直直往竹舍门前冲去,想着至少得给老乡收个尸。谁知刚到门口,竹舍的门就从里打开了,他正好对上洛冰河的一张黑脸。

“尚师叔有何贵干?”洛冰河从牙缝里挤出句话来,却不知这表情落在尚清华眼里像极了毁尸灭迹未遂的样子。

“无事无事,路过来看看你师尊在不在,他上次找我要的瓜子到了,过会我就派人送来。”飞机聚聚不愧是一世小说大神,脑洞够大,脑子也转的够快。一边说着还一边努力越过洛冰河的肩头去找沈清秋,洛冰河注意到了,挪挪身子把门挡得更加严实,“师尊睡了,我稍后去取便是,不劳烦尚师叔了。”他越是这样说,尚清华越是害怕,毕竟即使他是作者也想不到竟然还有两个洛冰河同台竞技这种操作。

“大白天的还睡,该起床了吧沈师兄!”尚清华心一横突然喊了一嗓子,屋里的沈清秋终于被吵醒,没好气地吼了回来。尚清华这才真正安了心,但转瞬间又突然发现自己的处境才最是不妙。傻子也知道这俩人是为什么大白天睡觉,好心照顾老乡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尚清华尴尬一笑迅速跑了路。

 

洛冰河本要追过去,但听到沈清秋在叫他便又走了回去在榻上坐下。沈清秋突然醒来不光是因为尚清华在门口叫唤,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又做起了梦。他搂着冰哥睡了一宿,也把过去重新梦了一遍,大事小事零零碎碎地都走马灯似的跑了一遍。今早醒来发现这人是冰哥,当年被扯掉过一次的胳膊腿仿佛又疼了起来。可能也正是因此,好不容易睡下也还是在做梦,而且桩桩件件都与洛冰河有关。

浑身是伤一瘸一拐走过来的洛冰河;挑起帘子问他要茶、点心,还是累了的洛冰河;满眼绝望落入深渊的洛冰河;披着夜色摁着他强灌下天魔血的洛冰河;抱着尸体坐在幻花宫的洛冰河;还有手执天魔剑笑的凄凉的洛冰河……事事样样再度想起,方才想起原来已经走了这么多次的弯路。

沈清秋叹了口气,主动拉过洛冰河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你是不是想知道为师为什么认识那个洛冰河?”洛冰河摸不清沈清秋的意思,只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等着沈清秋的下文。沈清秋心道果然如此,即使他把话头岔开洛冰河也依然很想知道,也依然会等他把一切都说出来。而这其中的弯弯绕绕又要叫他如何解释,沉默片刻,沈清秋索性再度趟回床上,闭好眼睛。

“你想知道什么,自己来看便是了。”

 

谓我(下中)

二次修改!注意!
后悔了
为什么我要这样伤害他
他还是个孩子
为什么我要让他知道这些
双更的意思是发下下的那一天
所以不是今天
就酱


  

黑暗只是刹那之间,待到洛冰河站定已经回到了一片狼藉间,正是先前遭遇冰哥的地方。洛冰河顾不上其他,直奔师尊的竹舍而去,不亲眼确认师尊安好他便不能真正松了气。然而此时的沈清秋正带着冰哥在清净峰疗伤,自然不会给冰妹寻见,也自然不能让冰妹安心。

洛冰河寻找师尊不成,又气又急,抓住巡逻的小兵就是一通审问。由此看来杂鱼小兵总是最惨的炮灰,无论时间,无论空间;无论终点,无论绿丁丁。

小兵被天降魔尊抓了个措手不及,一边解释一边比划,表示沈仙师方才御剑走了,应该是往苍穹山去了。好一个苍穹山,又是他苍穹山。洛冰河不喜沈清秋回苍穹山,但多少也清楚苍穹山毕竟是师尊的师门,师尊回去也算多了一重倚仗。就算当年他带兵打上山门也不过是数日的功夫,但独独一个“洛冰河”应是撑得到他赶回来的。

接下来的事就变得顺理成章了起来,洛冰河匆匆赶去苍穹山,正巧将“洛冰河”与师尊“捉奸在床”。三人一团混战,冰哥回归原世界,冰妹喜获与师尊“继续探讨”的机会。

竹舍春暖,风光旖旎。沈仙师在昏睡前只觉这名坐下首徒白瞎了一身的外挂,文武兼备怎么就匀不出些点数加在“功课”上呢?尔后沈仙师便自顾自地去睡了,留下洛冰河小心侍弄,收拾余下的狼藉。探讨功课,不可丝毫马虎,尤其要注意收尾工作,有头有尾才是一名首席弟子的习惯。

待到洛冰河收拾完,沈清秋早已沉沉睡去。打完架还要探讨功课,惨遭身心双重暴击的修雅剑今天倍感劳累,只求一夜无梦好做犒劳。只是沈清秋睡得着却不意味着洛冰河也睡得着。他今日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和那个“自己”无比凄惨的“师尊”,即便他及时将这两个世界区分出来,还是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冲击。

当他听到那个“洛冰河”与他的师尊间的对话时,一种恐惧悄然而生——师尊与这个洛冰河是见过的。这是一个十分显而易见的事实,但这个事实背后却有更多事实淹没在水中。师尊到底为什么会与这个“洛冰河”相见,师尊为什么一直闭口不谈,甚至到今天也拒绝告诉他。在他所不曾了解的那八年里,师尊所看过的风景,见过的人事都是一团团迷雾,而他的师尊也许明天就会退入雾中,再给他八年的无尽思念。

洛冰河坐在沈清秋身侧,轻轻拉住了沈清秋的手。这双手很白,但并不软,薄薄的茧落在上面,是数年持剑的印迹。他的师尊就用这双好看且有力的手带他一步步成长,赢得正阳,除魔卫道;也用这双手推他入无尽深渊,夺得心魔,坠入无间。在这种无声的时刻,他突然感到一种从骨缝里渗出来的无力。他真是怕极了师尊的沉默,不发一语也好,避而不谈也好,每每这种沉默降临,洛冰河都感到师尊在像他不能掌控的方向退去。

师尊总是怀揣着许多不准他知道的秘密,就像今天一样,另一个“洛冰河”与师尊间保存着一段不宣的过去,一段他甚至不能获准窥探的过去。倘若洛冰河仍是当年清净峰上的小弟子,那他是真的没有什么办法撬出东西来。可他现在是堂堂魔尊,梦魇之术独步天下,探查一段过去实在是太容易了,特别是在当事人之一就在他身边的时候。

唯一的问题是师尊必然会有所察觉,也许还会因此而生气。洛冰河到底顾虑良多,一时做不出决断。他慢慢地躺下,把脸凑的离沈清秋的脸很近,屏住呼吸,任由沈清秋的气息很慢、很柔和地吹过来。

师尊就在这里,真好。

一个坑结束的时候必须有一个新坑跟上
下周 谓我 更完(下下篇)
一日双更(谓我下下篇+新坑上篇)
把旗插在这里了

有小可爱愿意点梗吗!


将更新交给命运

薛定谔的更新

这样吧

对不起

我知道这样不对

但我

就是

不想更新

可能变咸鱼了吧

绝望.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