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我现在就上

【昊风】蜡人偶之谜4

NPC加载中……

联动埋线中……


4

“小心!”

秦风循声转头,怀中嘭地砸进个红球,力道之猛撞得他倒退两步,一个花盆正好摔碎在脚边。

野田昊听了动静慌忙出门,不远处跑过来一个红发少女,也惊魂未定地围着秦风打转:“Is everything ok?”

“没,没事,谢谢你。”秦风这时候脑子里还有点空白,野田昊去替他捡回那顶救命的红头盔还给人家。

少女接过头盔,抬头去想看是哪路倒霉蛋,结果正好从秦风眼里看到自己的倒影,不自觉往后退了半步。

“你,你也是中国人呀?”

秦风还没想好怎么接话,野田昊已经嗅到不妙的气息,乜见红发下藏的那双红耳朵赶紧挺身而出:“对,他...

  韦恩狗血写完了,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应该是连更完结蜡人偶。

  但是不出意外的话就要出意外了,所以……

  咱们明天见!

韦恩-喜剧-暴食(完结)

教父paro,唐=教父=布鲁斯

达米安性转

34


“你带什么来了?”

“土豆泥和一小盒蜜瓜,布鲁斯老爷。”

“没有肋排吗?你知道我就想吃这个!”

“您已经五天没有进食了,肋排并不是第一餐的恰当选择。”

“阿福,那你应该早点来解救我!”

“恕我冒犯,您无法早日恢复正常饮食的主要原因是:达米安娜小姐出于愧疚,接连五天几乎不眠不休地在病房外守卫。”

不要请英国人做管家,他们天生是阴阳怪气的大师,轻而易举就能操纵语言让罪恶感压死你。

布鲁斯像个撒谎逃学被抓个正着的小学生那样在病床上手足无措,信心不足地狡辩:

“我只是做了任何父亲都想做的事,并且恰好成功了而已。”

“煞费...

韦恩-喜剧-暴怒

教父paro,唐是对教父的尊称

达米安性转达米安娜

34


“达米安娜,你的婚礼冷餐敲定了吗?”布鲁斯问。

达米安娜惊讶地抬起头,提摩西和杰森也愣住了,从她私自订婚以来这是布鲁斯第一次过问婚礼的事。

“还没有,但我和道格考虑周末去挑。”

“道格?”布鲁斯厌恶到在山根挤满皱纹,“不用叫他了,明天我去看。”

“好的,父亲。”达米安娜欣喜极了,甚至为此真的对婚礼有了些许期待。

本该如此。

但在前往饭店的路上布鲁斯突然被交通意外送进了重症监护室。


达米安娜是第一个赶到的,她贴墙而立,神经质地摩挲怀里的短刀。控制不住自己的懊悔:

如果今天一直陪着父亲呢?如果昨天拒......

差两章完结,电脑废了

韦恩-喜剧-嫉妒

前文合集

教父paro

达米安性转达米安娜

34

避雷:强内啥变合内啥,作者不讲道德,小朋友达咩!


提摩西最终还是没能按计划在一年内回来,他的班机飞抵哥谭时达米安娜的二十二岁生日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毫不意外地直到阿尔弗雷德操办宴会他们俩才碰上面。

达米安娜穿了一袭长裙,高高的开叉让典雅的紫罗兰变得妩媚性感,她挽着道格拉斯的胳膊走过去:

“道格,这是德雷克。”

“德雷克,这是我的未婚夫道格拉斯。”

提摩西意味深长地打量一番,然后才礼节性地同他握手。

达米安娜介绍过就准备离开,不过提摩西拦住了她:“等一下。”

她倨傲且不耐烦地转身,提摩西向某个位置招招手,一个棕色皮肤...

韦恩-喜剧-怠惰

贪婪、傲慢、色域翻合集

狗血滔天

教父paro,达米安性转达米安娜

34

本章有212

避雷:倒叙,第一章就挂掉的未婚夫正式登场


“所以那个废物去南美了?”

达米安娜不可思议地看向理查德。

理查德在电话那头叫唤:“有一笔大业务,还有,你不应该这么称呼哥哥。”

我还不应该和“哥哥”滚上床呢,达米安娜恶毒地想。

但她目前还不敢把一切都抖落出来,只好绕个弯,问:“所以他要花多长时间?”

理查德回忆了一下提摩西的告别,犹犹豫豫地回答:“三到五年?”

“真是太好了!”达米安娜把牙咬得吱吱响。

理查德没做多想,挂断电话接着埋首布鲁德海文的忙碌工作中,丝毫不知小妹妹的胸中蕴蓄惊...

  🚬删除一些过激发言

  四个多小时过去,终于从被创的阴影中恢复过来一些

韦恩-喜剧-色域

彻底开摆,烂出水平,烂出风格!

贪婪 

傲慢 

教父paro

达米安性转达米安娜

唐是对教父尊称,本文中布鲁斯=教父=唐

34


  

早晨:

敲门声。

“您好,客房服务。”

提摩西睁开眼,看见陌生的天花板。身下的床垫柔软而不失力度地撑起脊柱,身上的被子洁白柔软蓬松。

后腰挨了一下,劲头很猛,他从床上飞出去摔到地毯上。

“吵死了!”

后知后觉意识到人生已经完蛋了。


昨夜:

达米安娜二十一岁生日,韦恩包下整座酒店庆祝。

政商名流纷纷来贺,各种精巧华美的礼物流水般献来,只为讨公主的欢心。

你还能找到比这更合适的奉承唐的时机吗...

蜡人偶之谜-迷你番外

  他们被困在电梯里,只有头顶上的应急灯昏暗地亮。

  秦风已经七次死里逃生,如果缆绳崩断,那么他们就在第八次死成一摊分不清彼此的烂泥。

  秦风忽然在他嘴上啄了一口,如此用力,几乎是抛下一切孤注一掷地撞上去。

  野田昊愣住了,他摸摸嘴唇,指头上沾了血的红。

  在他开口之前秦风就打断了他:“我总是觉得还有很多时间去思考、犹豫、后悔,可以拖拖拉拉等明天。但现在突然知道了,明天其实也不确定,下一分,下一秒,都很不确定,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奢侈浪费。我现在就很害怕,所以我,所以我……”

  秦风的手在发抖,眼神也躲闪,在墙壁与野田昊之间反复游移。

  野田昊还是愣愣的,脱口而出一个根本...

© 燕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