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混饭爱好者;接约稿

【Batfam】家庭关系就是相互驯养

逆序罗宾

343


5

“父亲,我们需要谈谈。”(Father, we need a talk.)

十六岁的达米安站在餐桌前,猛兽般的绿眼睛从迪克、杰森、提姆的脸上扫过,最终和布鲁斯对视。

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们还冒着香气,但杰森和迪克已经彻底丧失了进食的兴趣:他们完全没有做好和恶魔大哥见面的准备,现在背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只会转头用差不多的蓝眼睛盯着布鲁斯请他帮帮忙。

提姆是相对镇定的那个,但他也选择使用同样的最优解:“布鲁斯,你没有说达米安今天回来。”

布鲁斯只想吃饭,他喜欢今天的焗龙虾,但也知道如果再不出声阿福可能会把这道菜半永久地撤下餐单。

“过来吃饭吧,达米安。”

“我先去换衣服。”达米安摇头,背着他巨大的登山包上楼了。

这时候其他人才从餐桌上发现扁豆汤和蔬菜千层面——请原谅,肉食者眼里全素的盘子约等于不存在。

“阿福?”布鲁斯和提姆同时出声,不可思议地看向阿尔弗雷德,无法相信被亲爱的管家背叛。

“哦,我大概是忘了,原本想在布鲁斯老爷或者少爷们看到两道菜时提醒你们的。”阿尔弗雷德的声音里毫无歉意,指责他们挑食的意味倒很深重。蝙蝠和小鸟们自知理亏,乖乖把盘子边上的西蓝花叉起来吃掉。

阿尔弗雷德满意地从餐桌旁离开,也上楼去帮达米安整理行李了。

“你没告诉他杰森和迪克的事吗?”提姆问。

布鲁斯看向提姆:“我以为是你负责告诉他。”

杰森和迪克听到吃得更快了,一股脑把盘子里的东西塞进嘴里就跳下椅子跑了,提姆紧随其后。等达米安下楼时桌子上只剩主位上的布鲁斯一人了。

布鲁斯看着猛然窜高的达米安,憋出一句话:“你……看起来长大了不少。”

达米安面无表情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您看起来也老了不少。”

父子俩都沉默了,餐厅里只有达米安的餐刀从瓷盘上一下下划过的声音。

达米安吃饭的速度非常快,十分钟后就放下了刀叉,直入正题:“那两个孩子是从哪里捡的?”

“杰森来自公园街,他很有天赋;迪克……”

达米安眉毛打结。

布鲁斯尽量不尴尬:“理查德来自罗姆人家庭,‘飞翔的格雷森’记得吗?”

这样就说得通了,达米安点点头,看着布鲁斯还在等他继续说。

但布鲁斯另有打算:“提姆带回的杰森,之后杰森带回了迪克,所以你可以去问提姆更多细节。”

“我会和他谈谈的。”

达米安仍然没有起身,他也不知道接下来还能和父亲说什么,只是感觉还想再坐一会。他也在内心唾弃自己的懒散,不明白为什么只是回到家就变成这样。

布鲁斯也没有起身的想法,尽管他有点煎熬,但时隔两年再见到儿子的微妙喜悦冲淡那些。

阿尔弗雷德适时出现:“如果达米安少爷今晚要出去活动的话,现在就要准备衣服了。”

布鲁斯和达米安同时起身,布鲁斯犹豫了一秒,试着把手搭在儿子的肩膀上。

达米安没有躲开。

父子两人在沉默中并肩向前走,走到半路发现提姆趴在楼梯栏杆上偷看。

“提姆?”

“呃,”提姆把手举起来晃了晃,“我想说杰森和迪克有点缠人,所以我今晚和阿福一起呆在家里做后援。”

达米安怀疑地看他一眼后自己先走了。

“谢谢。”布鲁斯用口型说。

 

夜巡回来的达米安在走廊上碰见光脚溜出来找饼干吃的迪克,小男孩愣在原地,达米安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哭声淹没了。

老管家像是被哭声召唤而来,迪克躲到他的腿后,探出头借着抹眼泪的动作打量大哥。

“达米安少爷,您有些过火了。”

达米安无辜地理直气壮:“我什么都没做。”

他们对峙着,一分钟后达米安败下阵来,蹲在地上朝迪克招手:“过来。”

迪克不想过去,但他记得杰森说达米安是稍被违逆就动辄拳打脚踢的恶魔暴君,所以不情愿地一点点挪过去。

达米安没有揍他,反而翻手变出一个金闪闪的的树叶吊坠:“这是你的礼物,戴好它。”

迪克立刻戴好了,他现在不觉得达米安可怕了,眨巴眨巴蓝眼睛问:“杰森也有吗?”

达米安的喉咙里发出咕哝声,但还是掏出来一枚菱形的乌色吊坠放到迪克手里:“这是他的。”

迪克发出小小的欢呼声,握着吊坠跑了。

“我想这些并非普通的装饰?”阿尔弗雷德问。

“路上遇见了人马族,他们有一些独特的咒语保护幼崽。”达米安不肯解释更多。

 

他回到房间里时提姆已经洗完澡了,正趴在床上看资料,湿哒哒的头发东倒西歪。达米安语气不善:“过来。”

“等我看完。”提姆头也不抬,手指在键盘上起舞。

达米安黑着脸,当发现提姆是认真的后气冲冲地从柜子里拿出一块毛巾扔到他头上:“自己擦干。”

提姆终于放过可怜的键盘,拿毛巾在头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蹭,达米安看不过眼把他拽到身前按住拿毛巾一通揉。

“我的头发!头发!”提姆惨叫。

达米安无动于衷:“离秃子还远着呢。”

挣扎中达米安发现提姆的肩膀接近后颈的位置有块不小的淤青,已经发紫了,看来当时是很重的一击。

他用指尖按了按,提姆嘶地抽了口气:“你干嘛!”

“怎么回事?”

“夜巡。”

达米安沉思片刻:“你需要新的武器避免在打击后被偷袭。”

“谢了,但我觉得我的长棍也很好,只是需要在力度上进行调节。”

提姆满不在乎地抬头,发现面前横着一把短刀,刀柄尾端嵌一颗红色金绿猫眼石。原来是通过报废敌人的方式避免偷袭啊,这很达米安。

他不是太喜欢,但还是收下了,和电脑一起放到床头柜上。他一放下达米安就把灯关了,房间被黑暗笼罩,床垫朝另一侧倾斜——达米安躺下了。

“说说格雷森。”

提姆缩进被子里:“那是一场谋杀……”

他没有说完就睡着了,达米安悄悄起身拿着提姆的电脑走出房间,一个优秀的饲养者知道如果没有发生什么他的提摩西是不可能像从前那样抱着被子来他房间睡觉的。




老蝠亲の小剧场:

“出生在街头并不意味他们不配享有更好的膳食。”

布鲁斯还躲在书房玩录音笔,稍微有些遗憾于达米安的平静。本以为会有些更激烈的措辞,这样他就能顺理成章地带着“伟大的战士、世界的征服者、披风的继承人、联盟的下一位主人、韦恩血脉的拥有者 ”达米安•韦恩重拾童年的温馨回忆。

从杰森进入这个家的那天起他就一直在整理录像和录音,如今已经刻了两张碟,只是缺少一个家庭观影的好时机。

达米安,危。

评论 ( 14 )
热度 ( 840 )
  1. 共3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燕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