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混饭爱好者;接约稿

【Batfam】家庭关系就是相互驯养

逆序罗宾

343


7

提姆从达米安书房里溜出来的时候碰见了鬼鬼祟祟满嘴饼干渣的迪克,可他记得迪克这一周的小甜饼都因为爬衣柜被扣光了。

“迪克,你偷了杰森的小甜饼?”

迪克慌忙擦嘴:“没有!”

“那我去问阿福。”

“提米不能这样!”迪克鼓起小脸抗议,“你也偷了达米安的咖啡豆,但是我从来不告状。”

“没有!”提姆反驳。

迪克凑过来,脸在他衣服上蹭来蹭去:“我闻到味道了,除非你现在告诉我你是咖啡人,否则就是从书房偷了豆子。”

提姆睁眼说瞎话:“我是咖啡人。”

“干嘛不承认,我们都知道你喜欢偷达米安的豆子。”

“先说说你,你知道杰森一回家就能发现他罐子里的饼干少了,对吧?”

“没关系,我是他的罗宾,他总会原谅我的。”迪克把话题拽住,“你以为达米安不会发现?”

“他从来不喝咖啡,那个豆罐只是房间装饰而已,但杰森每天都要检查饼干罐。”提姆笑得高深且得意。

而迪克只是怜悯地看着他:“你宁肯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自动填充豆罐的魔法也不相信达米安会打开盖子。”

“也许他在老死之前会打开,但也不可能记得里面原来有多少豆子。”

提姆帮迪克把衣领上的饼干渣拍掉:“现在去做功课,等我们把小丑抓回去你就要带着所有作业返校。”


那天提姆没有得到机会验证杰森到底是否原谅迪克,因为杰森从学校失踪了。

快下课时杰森举手示意要去洗手间,因为一贯以来的优秀记录任课老师对此没有过多留意,直到阿尔弗雷德致电班主任才发现他从走出门去就再也没回来,因为书桌还没有收拾。

校园监控证明老师的话是可信的:杰森刻意让书桌保持正常状态,平静地走出教室前往洗手间,然后从小窗户翻出去贴着墙溜到护栏边,趁校园安保不注意翻了出去。提姆接入城市道路监控,发现有人在校外等着杰森,并将他引向了一处死角,然后两个人一起消失在提姆的视线中。

与此同时出去追踪定位器信号的达米安传回消息:“被调包了,杰森不在车上。”

提姆检查了定位器的信号记录,发现中途有十秒的记录完全丢失,这在他们家不算是常见现象。电脑根据信号缺失前后的坐标弹出反馈:在该区域该时段曾有短暂不明原因停电。

但停电不可能对定位器彻底停止工作,除非:“电磁脉冲。”

提姆和布鲁斯对视,看到彼此凝重的神情。使用脉冲意味着即使定位器没有被彻底破坏也会因附近信号塔断电导致坐标无法准确发送,绑匪还趁监控关闭的时间调包车辆转移视线,一切都指向这是一起由专业人士进行的有预谋的绑架。

什么时候,出于什么原因,他们盯上了杰森?

布鲁斯把杰森在学校的所有东西都领回了家,在他的读书笔记里翻出来一张便笺:

“救我,杰森。S.H.”

S.H.?

布鲁斯和提姆合作从浩如烟海的网络信息中层层筛查,将所有缩写为S.H.并曾在哥谭活动的人和杰森电脑中留下的痕迹交叉对比,最终锁定在希拉·海伍德身上——杰森相信这可能是他的亲生母亲。

一个陷阱的轮廓逐渐清晰。

“父亲,我想我需要去见祖父。”达米安的脸上隐含怒色。

“保持警惕。”布鲁斯拍拍的他的肩膀,在他们心里有一个共同的猜想。

出发前达米安看到在门后不安的迪克,把他叫到身边:“迪克,杰森戴着项链吗?”

迪克点头,从衣领里把自己的也勾出来给他看:“阿福要求我们必须时刻戴着礼物。”

达米安松了口气,回头告诉布鲁斯和提姆杰森戴着护身符,这将保护他免于致命的伤害。


“你们让我的小蝙蝠堕落了!”

“小蝙蝠不能抛弃我去和你们玩恶心的过家家!”

“你们这些白痴小东西正在毁灭他,小蝙蝠不能离开黑暗,懂吗!”

小丑尖叫着,沾血的撬棍在杰森身上随机地落下。在断掉数几根骨头后杰森以为自己死定了,但一股暖流忽然从心口蔓延,像温泉一样包裹住他,疼痛消失了。

小丑尖叫:“这是什么?”

杰森费力睁开肿胀的眼皮,发现胸前的吊坠亮起明亮的白光,取代疼痛的是一种骨肉缓慢新生的痒。这就是阿福不允许我取下它的原因,杰森在脑震荡带来的呕吐欲中放空自己,任由小丑在旁歇斯底里。

魔法已经生效,尽管小丑很快发现了吊坠并将它夺走,杰森身上的光仍然没有消失。

“你在作弊!作弊!”撬棍更用力也更快地落下,然而却无法伤害处于保护下的幼崽。这种魔法建立在意志力上,很“不幸”小丑面前的对手是恶魔,自称六岁单手骨折靠意志力爬上雪山的那种。

杰森不清楚魔法会持续多久,谨慎地装死等待时机逃跑。

小丑突然蹲下,他身上的臭味和化学品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杰森用了很大的毅力才忍住没有躲闪。

“奇怪,我感觉有人在对我咆哮。”

小丑嘀嘀咕咕,又突然站起来拍手:“我想到一个更好的游戏。”

“Joker had a little lamb,(小丑有只小羊羔)

Its fleece was red as blood, yeah.(啊,血红羊毛)

Everywhere the uncle went,(不管叔叔到哪里)

The little lamb was sure to go, yeah.(羊羔总要跟着他)”

小丑哼唱着,在仓库里走来走去。杰森感到不妙,但他的骨头还没长到足够爬起来逃跑,只能在心里祈祷不要有人来,千万不要走进来。


神没有听到他的祈祷,达米安推开了门。

“你是谁!”小丑很生气,“我的小蝙蝠在哪?”

“我是你的新任典狱长。”达米安抽出武士刀在空气中划出令人胆寒的风声。

小丑的眉毛高高挑起,那张油漆脸上闪过不满、惊讶、和更大的喜悦:“我记得你,你就是小蝙蝠堕落的开端,过来,叔叔还没亲过你。”那两排黄黄的牙齿随着大笑裸露在空气中,小丑打开双臂去拥抱达米安,在路上一脚踩到了什么东西。

“oops,惊喜!”彩屑球在门上炸开,达米安躲开里面的飞射的针却忽略了另一股危险气体的蔓延。

被封住嘴的杰森只能疯狂摇头暗示达米安到外面更开阔空气更流通的地方去,达米安看到了,于是缓慢地向后退。小丑被引出来,离他的刀越来越近。躁动不安的狂怒从达米安胸间升起,像火,像烟,像崩落的雪。

仓库外也有陷阱,小丑跳滑稽舞一样抖出道具:“我要和小蝙蝠玩一个更好的游戏,一个长长久久没有终点的游戏。”

蝙蝠机靠近了,达米安犯了一个自八岁起不曾再犯的错——他在战斗中分神。

某种凉丝丝的东西喷了他一脸。


“血蝙蝠,集中注意力,呼吸!跟着我!呼——吸——血蝙蝠,集中注意力,呼吸!跟着我!呼——吸——”

蝙蝠侠让他仰躺在地面上保持气道畅通。

“父亲……”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嘶哑。

“代号。”蝙蝠侠的披风上有血。

“蝙蝠侠,情况。”

蝙蝠侠松开他,让他坐起来看见裹着毯子的杰森和不远处小丑千疮百孔的尸体。

“我杀了他?”血蝙蝠对此毫无记忆。

蝙蝠侠把他的心率和血压记录展示出来:“你被下药了。”

“这不可能。”达米安下意识反驳,但很快他想起自己的抗药性训练更多地针对镇静类而非兴奋剂及其衍生物。杰森身上的魔法也在消耗他的意志力,不过他不打算说出来。

三个人在沉默中返航,窗户玻璃的反光让他看见自己滑稽的脸:“这是什么?”

蝙蝠侠保持缄默,杰森憋笑:“强力油漆。”


达米安的花脸冲淡了绑架案的阴云,经历拍照大狂欢后他躲在房间里闭门不出。而迪克每天都要过来帮他检查脱落情况。从早到晚,只要他在家就要找个机会溜进达米安的房间看看。

通常达米安会摆张臭脸提着衣领把他扔出去,但这次不同,他看起来心情不错。

难得在笑的达米安朝他招手:“过来。”

迪克蹦蹦跳跳地过去托着达米安的脸检查,看起来很快就要脱干净了:“达米安,我想你很快就可以出门了。”

“是吗?”达米安笑得有些夸张,迪克哆嗦了一下,腿还没迈开就被掐着脖子提起来。

“小鸟,叫我讥讽。”(Dickeybird, call me MOCK.)

金光在昏暗的房间里明灭,像沉睡者的脉搏缓缓跳动。






评论 ( 15 )
热度 ( 558 )
  1. 共2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燕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