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混饭爱好者;接约稿

【Batfam】家庭关系就是相互驯养

逆序罗宾

343


9

喷溅转为涌动,雨落下成溪流,一切终有尽时,恶魔亦只是凡人。

他死了。

玻璃笼按照设定好的程序执行消杀任务,提姆前所未有的平静。他打开一扇被隐藏的门,从里面取出自己设计的制服快速换好,将一枚U盘插入蝙蝠电脑后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等待的间隙里他还查看了大宅的监控,布鲁斯没发现被滴在枕芯上的药,那么他还有至少三个小时。

该做的事都做完提姆才腾出手打开囚室的门,把达米安的尸体拖出来塞进一早准备好的冰柜中,这时蝙蝠机已经弹开舱门在等待。他当然不会毫无计划,实际上他一早就通过周密的计划将蝙蝠侠完全排除在外。

他不会浪费时间和蝙蝠侠谈判,他要直接出发。

达米安以为可以从容前往死者的国度去享受荣耀,但提姆还在这里,他手里抓着线的另一端。

蝙蝠机滑出洞穴,飞入夜空,没有惊动任何人。提姆塞进蝙蝠系统的病毒会抹掉这架战机的所有信息,即使是蝙蝠侠也没有办法在二十四小时内迅速破解,而他会利用好蝙蝠侠束手无措的每一分钟。

 

两个小时后,蝙蝠侠出乎意料地接通了蝙蝠机上的通讯:“蝙蝠小子,回来。”

提姆的第一反应是加固防火墙而不是回应。

“如果你尊重血蝙蝠的意愿,那就回来。”蝙蝠侠完全清楚发生了什么,也推测得出将要发生什么,“蝙蝠小子,返航,趁还来得及。”

更新进度30%,提姆紧紧盯着进度条。他不敢去看悲痛又愤怒的蝙蝠侠,更害怕自己因为动摇而失去唯一的机会。

“你不能走得更远了,想想血蝙蝠,考虑他的意见。”

进度55%。

“蝙蝠小子二号和罗宾还有两个半个小时就要起床,他们需要你。”

进度73%。

“便士一就在我旁边,他也在等你。”

进度93%。

“回家,儿子。”

进度100%,蝙蝠侠的通讯被强行掐断。

提姆在座位上发呆。

“儿子。”蝙蝠侠低沉的声音在他脑海里打转,护身符的光早已熄灭了,但他仍然感觉很温暖,差一点就要返航了。

但是提姆最终选择原航线,无论结局如何,他都要走向那里。他将医疗箱搬出来在机舱内为自己布置无菌空间,然后是手术。单手操作比他想象中的稍微简单一些,小小的元件被他塞进皮下,缝线不算漂亮但好在平整。

无论如何,他不会甘于坐在观众席上眼睁睁看着惨剧发生,幸好哥谭残酷的夜和导师厚重的披风指引他成长,到今天终于足够勇敢去面对比残忍更残忍的事。

手术完成后提姆感到精疲力尽,他拖着自己的脚步来到冰柜前,依恋地趴上去。在想象中他正好枕住达米安的伤口,耳边涡轮机的噪声变成微弱的心跳与呼吸,冰柜里的人随时都能睁开双眼。

“考虑他的意见。”蝙蝠侠还在提姆的脑子里喋喋不休。但没过多久这声音就消失了,因为——

——我是他的提摩西,他总会原谅我。

 

十二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一处光秃秃的石壁前,雷肖古带领一队刺客出来迎接提姆和达米安的尸体。

“孩子,你比我想象的更好。”雷肖古欣赏的目光在提姆身上四处逡巡,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提姆努力保持镇定与真正的恶魔之首对话:“达米安需要拉萨路池。”

雷肖古俯视他:“我对你寄予厚望,如果你加入我们,池水也将是你天然权力的一部分。”

提姆挡在冰柜前冷笑,他将左手的袖子揭开,没来得及愈合的伤口上狰狞地爬着缝线:“你给我池水,我给你谋反者的名单。没有更多交易,否则我们和你的基地就一起在地狱重逢。”

雷肖古盯着缝线旁皮肤的异常凸起:“别做傻事,排异反应随时可能会杀死你,蝙蝠小子。”

“在你和小丑合作的愚蠢计划害我失去所有家人后,你以为我还在乎这个?”不会再有比此时更疯狂的事了,提姆的眼睛非常亮,“你可以试试我有多少种方法在你排除它之前引爆。”

僵持也是一种谈判。

提姆等待,怀抱必胜的信念。

雷肖古侧身为他让出通道:“公平的交易。”

“顺带一提我把蝙蝠侠炒了,所以这里没有蝙蝠小子,”提姆推着冰柜走进裂谷的阴影中,风声凄厉如泣,“叫我红罗宾。”

 

仪式开始前恶魔之首提醒红罗宾:“拉萨路池是来自地狱的礼物,并非每次都能成功把亡者完整地带回来。”

红罗宾的手搭在冰柜上:“什么时候开始?”

“现在。”雷肖古示意刺客们将冰柜放下去。

绿色的泉水被砸出巨大的水花,但很快像无事发生般平复下去,提姆的心被高高吊起。

他计划里唯一的漏洞就在这汪神秘的泉水里,他刻意不去思考达米安如果没有被带回来会发生什么。

真正的死亡从这一刻才开始。

池水还是没有动静。

达米安,你屈服于死亡了吗?

提姆离池子越来越近,直到雷肖古把他拉回来,对着他轻轻摇头:“你接受好的,也要能接受坏的。”

这不是有效的安慰,提姆觉得自己的心开始膨胀,在胸腔内四处乱撞,头上的血管随着一起跳动。

什么是接受?达米安和布鲁斯都没有教过这一课,他学到的只有等待、观察、反抗。

但现在笼罩住他的敌人是无形的命运。一个无法击败甚至无处攻击的对手,将他困在里面缓慢窒息,仿佛蛛网捕食飞虫:愈挣扎愈痛苦,愈反抗愈挫败。

他痛得太明显,让雷肖古也不忍。

“回去吧孩子,侦探在外面。”

提姆摇头。

“让我们留给他沉睡的尊严。”

雷肖古的手不容抗拒地揽住他的肩膀,提姆奋力挣扎,但他和恶魔之首的差距太过巨大,很快就被锁住手腕往外送。

就在此时,拉萨路池里冒出了第一个气泡。

提姆大叫:“他回来了!”

伴随着喊声,池水沸腾般翻涌,一个人影嘶吼着破开水面。四周的刺客们蜂拥而上,接连被打倒又接连补上空缺,直到将这猛兽牢牢捆在锁链下制服。

“达米安!”

提姆想扑过去,但雷肖古仍然锁着他的手腕:“看清楚,他不再是达米安了,他的理智仍在死亡那头。”

锁链下的达米安在怒吼,更多靠近野兽而非战士,绿眼睛里只有对杀戮的渴望。

提姆悲哀地想:“没有人能锁住达米安。”

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天旋地转间他跌入黑暗,暗暗期望不必再醒来。

 

蝙蝠侠接回了儿子们,哥谭的罪犯们终于稍得喘息。但欺骗死亡的代价藏在蝙蝠洞里,日夜折磨着庄园里所有的人。

提姆终于找到机会问布鲁斯:“‘游乐园’是什么意思?”

“这是达米安用来提醒我欠他一次的暗号。”布鲁斯在精神上老了,他把提姆抓到自己怀抱里:“至少我的儿子回家了,我很感激。”

布鲁斯感到胸前一片潮湿的热,提姆在流泪:“他没有回来。”

“但你回来了,儿子。”布鲁斯紧紧抱住他,无法想象如果再失去提姆会怎样。

提姆哭累了,他说:“我想休息。”

“去休息吧。”布鲁斯用手指帮他梳理头发。


但提姆却迷迷糊糊地走进了达米安的房间,倒在那张巨大的床上。他趴了一会,又从抽屉里找出被他还回去的短刀,用手指摩挲刀鞘上的纹路。

阳光透过薄纱窗帘照进来,落在刀柄上,提姆惊讶地发现镶嵌在上面的猫眼石竟然变成了绿色。

变色金绿猫眼。

提姆把它捧到眼前,感觉自己透过这颗冰凉的绿色猫眼在和达米安对视。

绿色的、美丽的、冰冷的眼睛。

他看了很久,直到鼻子又开始发酸才放下刀,把头枕在上面闭眼忍住不流泪。

又因为这刀给予他莫大的安慰与支持,没过多久他就滑进黑甜梦乡。


梦里他回到过去,十三岁的达米安牵着他走出校门。

记住,我是你的保护者,从现在直到永远。

十五岁的提摩西借十岁的自己之口问年幼的兄长:“依然如此吗?”

小达米安说:“永远如此。





下章完结

评论 ( 16 )
热度 ( 552 )
  1. 共3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燕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