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混饭爱好者;接约稿

皆大欢喜

7

8

衰草枯杨,青春易过。

 


地狱门僮大开杀戒的前一刻,鸟群终于闪亮登场。

蓝莓口香糖被咀嚼了八十九次,搅局者吹出一个粉紫色的泡泡:“嗨,我猜这里有些误会?”

她的鞋子从阴影中迈出来,然后是双腿,紫色的蝙蝠腰带,胸口处一只明黄色的蝙蝠,最后是她被兜帽遮掩的脸。

咔啦。

顶上传来不祥的声音,仓库中心的人们抬起头,看见MG5的枪管闪着要命的光。

屏幕上昏厥的红罗宾图像抖动起来,最终扭曲成飞速闪现的乱码,一个机械处理过的冰冷女声在仓库里回响:“蝙蝠向你致意。”

“白痴!”达米安暗骂,意识到自己踏入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

但当然,一切都晚了。

神谕摧毁了所有“第三方监管网络”,红头罩热情地用机枪抖开火力网,搅局者直扑地狱门僮而去。

地狱门僮并不觉得她是一种威胁,接连几次格挡后得到机会,一脚蹬在她的短棍上将人踢远,自己则转身冲向门外。紫色的金发蝙蝠在墙上踏了两步卸力,反而去和仓库中的恶棍们交战了。

她并不担心地狱门僮的行动。

事实上,达米安刚走出仓库背上就落下一只黑蝙蝠。

耳后动脉、咽喉、肋下,刚从骨折中康复的左腿……遗孤的攻击太有效,他被紧紧困住。

上调、突刺、下劈,刀花下掩藏的变势……地狱门僮在雨点般密集的拳脚下用一次次进攻来代替格挡。

三分钟内他们已拆了四十六招,好不容易分出一段距离,一个水滴形的小玩意突然从背后飞来。

他挥刀去挡,而遗孤却扬拳冲来。

动作快到来不及思考,达米安缩身避让却正好迎上另一枚小小暗器。幸好他穿戴周全,左臂屈起以近乎人类极限的角度用护甲挡下了这一招。只是为了避免真的扭断自己的胳膊,他不得不弹起顺着弯曲自己的角度在半空里打了个转。

滞空的半秒钟是太宝贵的良机,卡珊的手自然而然地探向他全无防备的脖颈。

然后他的嘴里飞射出一枚刀片,正好击中卡珊的手。

尽管遗孤的作战手套比开市客的热销款结实许多,她的手还是不可避免地从最佳角度滑开,让达米安稳当地落地。

又过了五分钟,卡珊用脚尖在达米安的刀柄上一点一勾,那柄刀立刻像一条活剑鱼从他手里窜出去。

暗器又从刁钻的角度打来,达米安满腹火气地躲开。卡珊在这一瞬已经移到了他的头顶,右腿气势惊人地向下劈来,快到连残影也看不清。

达米安毫不怀疑硬扛这一下会让他肋骨和左腿的旧伤处同时崩溃,于是他双手重叠预备接住卡珊的脚将她顺势拽下来。

就在他手指搭住那双黑色战术靴的瞬间,蓝色的电光乍现。

“你……”达米安全身的肌肉同时痉挛,腮帮子和太阳穴一并鼓起,上下颚被这股劲绞住再多一个字也说不出。

他像块石头砸进卡珊的怀里。

遗孤扶着他,朝旁边点了点头,红罗宾跑过来把他的兄弟塞进红色麻袋*里。

做完这一切他敲敲耳机:“收工回家。”

 

“蝙蝠侠,我们需要谈谈。”

雷肖古面色阴沉,隔着半个地球要求和蝙蝠侠面谈。然而布鲁斯的心情也不好,他说:“我不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谈。”

雷肖古瘦削凹陷的面庞扭曲了:“红头罩、红罗宾、搅局者、遗孤……你派了多少人来?”

布鲁斯把签好的文件放到右边,从左手边的纸堆顶上拿下一份新的:“这是孩子们自己决定的家庭旅行,和我有什么关系。”

“他们炸了我三个基地,你是要撕毁和联盟的协议吗,侦探?”

老毒蛇嘶嘶作响,布鲁斯的眉宇间也鼓起一道怒色:

“我的二儿子因为你和小丑的合作而死,小儿子因为被你摘除脾脏几次性命垂危,两个月前我才第一次见到被你关在联盟里虐待了十九年的亲生儿子……是谁在撕毁协议,拉斯?”

“我是在训练我的外孙成为一名荣耀的战士!”

布鲁斯的拳头举起又放开,他必须非常克制才不会把面前这张上好的木质写字台毁了:“通过把五岁的孩子扔到雪山上自生自灭?这是谋杀!”

雷肖古沉默了片刻,恼怒地问:“所以你不打算为此负责了是吗?”


“你想要我负起责来?”布鲁斯的声音非常低沉,“那么做好准备,这只是个开始,而我们是一个很大的家庭。”





    

  

  

总有点把正派写出反派氛围的追求 

*为什么是红色麻袋:因为粉色小马宝莉联名麻袋看起来是在有点怪作者正在逐步精神失常。

前段时间忙到被榨干,现在缓慢恢复中,谢谢大家对皆大欢喜还有兴趣

鞠躬.gif

评论 ( 17 )
热度 ( 234 )
  1. 共1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燕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