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我现在就上

【343】皆大欢喜

3

我爱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

 


红罗宾夜巡回来的时候达米安仍然醒着。他本来想装作不知道,但达米安直勾勾盯着床头柜上的摄像头仿佛隔着屏幕与他对视。这很难不催生出一些冲动。

这就是为什么提姆终究推开了那扇门。

 

提摩西走进来时身上还冒着热气,头发湿哒哒地贴在脖子上,一看就是用毛巾随便擦了擦糊弄了事。

达米安能嗅到一股隐约的草木香气,随着一步步走近而渐渐变浓,檀香的味道溜了出来。这和提摩西在公寓里时用的不是同一款,这个闻起来更加昂贵,但达米安更喜欢公寓里的味道。

他喜欢提摩西洗完澡出来待在客厅里看电脑,穿一件格纹或者斑点睡衣,身上是满佛手柑和葡萄柚的香气。公寓的窗户外是哥谭奢靡颓废的繁华灯火,窗户里只亮着几展朴素的顶灯,恰好足够照明。

在那几盏节能灯下面只有两个普通人,思考的问题通常是会议摘要、领带颜色,或者明天的早餐到底该吃什么。

贝果、吐司片、生菜叶、培根、鸡蛋、即食火腿……

每天都思考这个问题确实非常无聊,但是这种浪费时间的行为却使他感到一种安定。每天睡前他和提摩西两个人坐在餐桌前花十五分钟决定明天的早餐,然后各自回到房间里,在淡淡的香气里沉沉入睡。

两间卧室用的是一样的雪松香氛,因为提摩西坚持不这样他晚上没法摆脱一些会议室噩梦,所以他们买了一盒两支装的雪松香氛瓶。

这一款有些苦涩的底味,但是很有用,他也不再梦见过去纷纷扰扰的血腥战场。他热爱战斗、享受战斗,但这些都不影响他喜欢梦见在白雪皑皑的松林间追逐一只鸟,一只灵巧而聪颖的小鸟。

直到今天他仍然不适应身下的这张床,以及身处的空旷卧房。韦恩大宅被阿尔弗雷德打理得无不妥帖,但百货商场里的开架香氛瓶的确永远没法进门,它们天然地不相适应。

提摩西已经来到他的床边坐下,以一个对他而言陌生又熟悉的身份,更换了全新的气味。达米安这时才察觉到那共同生活的短短一周在他的回忆里已经漫长得有如一生。

 

“伤口疼?”在提姆心里他从推开门起就已经输了,所以并不吝啬主动开口。

达米安摇摇头,他的脖子上仍然戴着那条电子项圈,打了石膏的左腿被高高吊起,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滑稽又有些可爱。提姆又问:“真的吗?你对止疼药应该有抗性了,阿福给你的剂量可不够睡到天亮。”

达米安讽刺一笑:“看来你已经充分了解过我了。”

“如果你是说那个‘地狱门僮’的代号,那我还留了一些空白等着向你取证。”

“那就是基本全部都查完了?”达米安咧开嘴,假装自己在开怀大笑:“我鲜血淋漓的任务单吓坏你了吗,德雷克?”

提姆感觉到有些被冒犯,于是露出了一个不太愉快的,接近于讥讽的笑:“不要把自己抬举得太高,我和你的祖父——恶魔之首是打过交道的,小门僮。”

提姆扳回一城,达米安哑火了。

但提姆并没有因此感到心理上的胜利,他想说的其实还有很多,比如他更了解的是这个代号下的达米安本人。

一个卓然众人但不会处理噩梦,不会做饭,不会逛商场的臭屁小孩。

号称会将世界拖入血与火的地狱,但是来到哥谭整整三个月只杀了小丑一个人(如果小丑还能算人的话)。提姆甚至不能自已地设想如果他是因为我才这样做了呢?

达米安应当知道联盟不会放弃对他的搜寻,当众杀了小丑无异于主动现身,但他仍然这样做了。提姆心想,也许他是担心杰森的不幸在我身上重演呢?

他今夜来本是为了问出这个问题,但当他看见达米安眼里冰冷的抗拒与颈上的项圈时,这个问题便在他的喉咙中生出了刺,紧紧卡在那里无论如何也吐不出来。

达米安的嘴唇紧紧闭着,这让他想起在公寓里他非要把吐司临时换成贝果时,达米安也是这个表情。

从没有什么时候让他像今夜一样想念那间小小的公寓,想念难吃的早餐和靠外卖凑活的晚餐。他想念那种有时争吵,有时稍微动动手,但更多只是两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光。

但如今所有朦胧的美的表象全部被那晚的一场大雨冲走。

现实如此苍白。

 

提姆的手抚上那个小巧的黑色项圈,不可避免地蹭到达米安的皮肤,两个人同时被烫到了一样瑟缩。

“我会把它拆下来的,”提姆站起身,背对着达米安,“等到你的伤长好。”

达米安没有出声,他忙着凝视黑暗中提摩西并不清晰的背影。

 

 

 

提米&达米(心塞.jpg):我知道他不爱我,我也知道爱不能强求。

球~评~论~

评论 ( 14 )
热度 ( 218 )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燕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