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混饭爱好者;接约稿

韦恩-喜剧-暴食(完结)

教父paro,唐=教父=布鲁斯

达米安性转

34



“你带什么来了?”

“土豆泥和一小盒蜜瓜,布鲁斯老爷。”

“没有肋排吗?你知道我就想吃这个!”

“您已经五天没有进食了,肋排并不是第一餐的恰当选择。”

“阿福,那你应该早点来解救我!”

“恕我冒犯,您无法早日恢复正常饮食的主要原因是:达米安娜小姐出于愧疚,接连五天几乎不眠不休地在病房外守卫。”

不要请英国人做管家,他们天生是阴阳怪气的大师,轻而易举就能操纵语言让罪恶感压死你。

布鲁斯像个撒谎逃学被抓个正着的小学生那样在病床上手足无措,信心不足地狡辩:

“我只是做了任何父亲都想做的事,并且恰好成功了而已。”

“煞费苦心地成功阻止女儿出嫁?多么伟大的父爱啊。”

“达米安娜十一岁才回到我身边,现在二十三岁生日都还没过就急急忙忙去组建她自己的小家庭了!看看她新买的公寓离庄园有多远,这样一来完成婚礼后她每周至少回家一次的概率显然会跌破20%(1)。那就按每个月回来三次计算吧,一次三十分钟,算我还能再活四十年,我们父女相见的时间只剩下三十天了。仅仅三十天,里面还得要刨除我不得不和那个外地佬说话的时间,老天。”

“那您的策略可是相当成功,达米安娜小姐至今仍然为这场‘刺杀行动’内疚不已,看来她回家的频率会大大提高了。”

布鲁斯的眼神往门外游移:“不管怎么说,我还处决了两个叛徒呢。”

“高明的计划,顺便让少爷们也不眠不休地工作了五天,提摩西少爷已经将近一个月没有休息了。”阿尔弗雷德露出不赞同的目光。

“这是应急考试,他们总要学会让哥谭在没有我的情况下运转。”

阿尔弗雷德长叹一声,从(莱斯利医生借给他为布鲁斯偷渡餐食的)手推车第二层拿出印着韦恩科技的平板电脑:“这是少爷和小姐们目前的工作成果。”

布鲁斯叼着勺子接过来,粗略翻看后问道:“迪克和提姆都支持杰森,达米安娜还没有做决定?”



老管家点头:“小姐坚信您会转危为安,所以这些调整是不必要的。”

布鲁斯沉默片刻,舀起盒中绿色的蜜瓜块:“我是不是吓坏她了?”

“您把所有人都吓坏了。”

“我的错。”布鲁斯把蜜瓜吃掉,转而提起另一件事:“有什么异常吗?”

阿尔弗雷德摇头:“没有,高层的反应都在提姆少爷和杰森少爷的掌控之中,布鲁德海文的局势也被迪克少爷控制住了。”

“达米安娜呢?”

“在您确定好转并转入普通病房后被我劝动回去休息了。”

“她没有参与内部清洗?”

“小姐认为您的安全是最高优先级。”

布鲁斯把勺子放下又捏起:“阿尔弗雷德,你觉得她的行为……在意料中吗?”

阿尔弗雷德沉默地将空餐盒收起,没有回答。

“我也许老了,”布鲁斯把手掌盖在眼睛上,“但我们的敌人始终年轻,隐匿在我们之间,等待恰当的实际出手。”

“离间也是攻击的一种方式。”阿尔弗雷德适时递上手巾。

“谢谢,”布鲁斯接过手巾,也握住阿尔弗雷德的手,“我会等到她回到我们身边,向我坦诚,对吗?”

“她会的。”

阿尔弗雷德将所有东西收好后退出了病房,将里面的空间留给布鲁斯慢慢阅读最近的动态。杰森和提摩西联合起来雷厉风行地大清洗,五天内签发了无数命令与决议。布鲁斯要慢慢阅读所有的变动与调整,从中分析儿子们的思路以及更重要的:找出内部的幽灵叛徒。

布鲁斯找他很久了。

从一年多前他就意识到法庭有了更强健的耳目爪牙,像只幽灵在韦恩的掌心间翩翩起舞,窃取机密的情报。尽管这幽灵行事谨慎,也并未造成严重的后果,布鲁斯还是敏锐地在所有人之前察觉到异常。

为了抓住幽灵,他设计了自己的意外——重伤死亡的是另一个二五仔,他只是在莱斯利医生的协助下套了病例来掩人耳目。

当然,把事故地点选在前往为达米安娜挑选婚礼冷餐的路上是故意的,他就是见不得外地乡巴佬把他女儿顺利娶走。

开弓没有回头箭,即使现在他隐约感到真相的不可接受也还是必须面对。

他希望当这个计划完成的时候可以证明达米安娜对内部清洗的无动于衷是出于对兄长能力的信任,以及对他的爱。

因为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能解释他性格最为暴虐的女儿为何对内部清洗失去兴趣——有一个,但将比任何危机都更为沉重地打击这个家。

二十分钟后,阿尔弗雷德敲门进来,神情严肃:“布鲁斯老爷,或许您想要看看这个。”

他将手机屏幕展示出来,上面是达米安娜的短信:“父亲的事我很抱歉。我爱你们。”

布鲁斯逐字看完,再读一遍,再读一遍——他的手指紧握成拳,只是缺少一个打击目标。

“我需要我的手机,”布鲁斯看向阿尔弗雷德,“为我联系塞恩尼斯和科波特(2),今晚我要让哥谭降下暴雨”


提摩西第一个接到电话:“布鲁斯?!”

布鲁斯跳掉了问答环节,简单明了地支派给他新任务:定位达米安娜。

提摩西用头和肩膀夹住手机,十指在电脑上翻飞,五分钟内就给了他答复:“在……她的新公寓里。”



“多长时间没有移动了?”

提摩西打开历史反馈数据:“两个小时。”

布鲁斯的声音里压抑着怒火:“调取附近的监控,我会让杰森跟你联系,把她带回来。”

五分钟后杰森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小红,你有什么进展?顺带一提我希望她只是在家里睡觉。”

提摩西干巴巴地回答:“恐怕不是,四十分钟前有辆车来接她,我正在追踪轨迹。”

“我们有的忙了。”

提摩西能想象到杰森如何用鞋底碾灭烟头的红色火星。

提摩西在筛查监控的同时祈祷,如果有任何神能管到达米安娜头上的话,他祈求别让她做出蠢事。


秘密会议前阿尔弗雷德为布鲁斯调整黑色西服的细节,以免任何不当的褶皱影响到他的威严。布鲁斯注意到他的欲言又止,安抚性地拥抱了他视为第二父亲的老人:“阿福,我信任达米安娜如同信任你,我只是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以免达米安娜小姐最终真的选择法庭?”

“以免我彻底失去我的女儿,”布鲁斯轻声解释,“她不是迪克那种能够轻易说出‘爱’的孩子。”

阿尔弗雷德读懂了他的未尽之意:达米安娜更可能在遗言里说爱。


一切正如布鲁斯的意料,杰森带人赶到猫头鹰的秘密会所时这座黑金主题的地下设施已经被达米安娜带着一支十八人的刺客小队血洗了。

顶级的隔音材料让这里成为一座奢华的静谧坟墓,把所有的惨叫、悲鸣都埋葬其中。

杰森的人先从死人堆里刨出了卡莱尔。

然后是刺客小队。

杰森靠玄妙的直觉跑到最里面才翻出达米安娜——奄奄一息,但还不是尸体。

科波特的人以最快速度清理出从这里到医院的路线,打开一条畅通无阻的生命通道。

被戴上呼吸机前她奇迹般醒来,哇地在杰森的衣服上呕出一团血块。

“告诉迪克,”又是一滩血,“我要启动……秘密协议。”

说完她彻底失去意识,训练有素的紧急医疗技术员熟练地为她接入吸引器清理呼吸道。

杰森被挤到角落里,第一次握住妹妹的手,并忽然意识生的温度正从这个地狱来的小恶魔身上逐渐溜走。

“操你的,别。”

他有点慌神,下意识地把这只手放到唇边呵气,尝试用自己的手重新捂热。但他很快发现自己的手也是冰凉的,于是又把夹克脱下来,想用它裹住达米安娜。

但是医务人员制止了他:

“先生,请不要接触患者,我们要开始除颤了!”

杰森转过头去,心惊肉跳地听着除颤器发出通电的嗡鸣,达米安娜的躯体被提起又落回担架上。

扑通,第二次通电……

扑通,第三次通电……

扑通。

“二次心肺复苏!”

跨骑在担架上的急救员放下电极板,再次开始胸外按压,其他人则不停手地止血、配药。

五分钟后他们宣布尝试二次除颤。

再一次,除颤器嗡鸣,达米安娜跌回担架上。



杰森的指关节被攥得咔咔响。

嗡鸣,跌落。

嗡鸣,跌落。

“恢复!”

杰森慢慢吐出淤在胸中的那口气,掏出手机向布鲁斯更新了达米安娜的状态。


塞恩尼斯提供的专业人士正在加班加点清理现场,所以布鲁斯可以专注于家庭会议——理查德在线上。

杰森的消息鼓舞了所有人,但一个新的问题是:

法庭显然不会突然决定招揽达米安娜,更不要说在她的入会夜将她接到据点中并通知这么多“来宾”。

达米安娜的准备也周全地令人不安。

今夜血流成河,但卡莱尔不合常理的出现补充证实了达米安娜与猫头鹰法庭此前必然有所联系。

卡莱尔很可能就是那个联系,这也能解释为什么达米安娜突然非他不嫁。

理查德小心翼翼地率先打破寂静:“布鲁斯?”

提摩西屏住呼吸,留意布鲁斯表情上任何细微的变化。

他们都在等待父亲做出最后的裁定。

因为父亲不只是他们的父亲,更是哥谭的唐,这里最伟大的权威。

布鲁斯看向孩子们,回忆起他们初入庄园时的拘谨。

他们给他机会尝试做一个父亲,现在他决定将宽容回报:“封锁消息,达米安娜醒来后她所做过的一切都将一笔勾销。”

功过相抵。

理查德和提摩西隐秘地放松下来。


杰森又送来新短信。


哥谭(以及布鲁德海文)最为位高权重的三人重新被绷紧弦。

布鲁斯查看短信,困惑地皱眉:“迪克,什么是秘密协议?达米安娜要求启动它。”

他们俩同时看向屏幕,理查德的表情很难形容,他看上去又感动又难过:

“哦,那个,天,我真没想到……”

“到底是什么?”提摩西等不及知道这又是什么。

理查德飞快地将眼中可疑的泪光擦去:“达米安娜十二岁的时候我和她签订了这个协议,目的是为了限制她尝试风险过高的课余活动。当然也是为了安抚她——我那时候有一次意外重伤,记得吗?”

“所以?”这些前情提要对猜谜没什么帮助,布鲁斯也推断不出来这两个人的脑回路会搞出什么东西来。

“这个协议实际上是遗嘱之前的‘遗嘱’。主要内容是如果我意外身亡并且没有设立遗嘱,那么我的财产将全部归入达米安娜名下。反之亦然,她如果出了意外,那么她的财产也将全部划归我的名下。”

提摩西咂舌:“我不敢相信,你竟然会和她签这种完全可以成为谋杀动机的东西。”

“这不是重点!”理查德从旁边掏出纸巾响亮地擤鼻子:“重点是,我已经宣布支持Jay了,启动这个协议等同于宣布她也支持Jay!”

“所以达米安娜小姐是经过充分考虑后毅然赴死的是吗?”阿尔弗雷德突然出声。

“男孩们”嗅到危险,噤若寒蝉。



“真是令人感动,我想我应该配合达米安娜小姐转述她对少爷们的爱意。”阿尔弗雷德掏出手机,点开那条定时发送的短信,让所有人都看到上面达米安娜亲自发送的“我爱你们”。

“恶。”提摩西打了个冷颤,拍照发送给杰森。

杰森回复一个吐了的表情。

提摩西补充:“这是达米安娜发的。”

杰森发来一个大吐特吐的表情包。

提摩西无辜地抬头:“看起来达米安娜被抢救回来了。”


达米安娜苏醒后恨不得自己压根没被抢救回来。

但没得跑,得益于塔利亚对她的体质强化与这些年来坚持不懈的锻炼,她恢复的比她未婚夫快多了。

在卡莱尔还依赖镇痛泵昏睡的时候她已经恢复用意志抵抗疼痛的常规操作了。

病房门被轻轻推开,达米安娜放下书,是提摩西走进来。

“你怎么来了?”达米安娜有点诧异。

提摩西把门阖上,走到她床边:“布鲁斯他们都在忙,没时间留意我的动向。”

“哦……”达米安娜的眼睛里突然冒出让他感觉不详的光。

果然,他的皮带被一根手指勾住了。

“拜托,”提摩西头大如斗地抓住她的手,“下次见面的时候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别的东西?”

“你难道不想试试?毕竟,”达米安娜暗示性地瞥向旁边病床上睡着的卡莱尔,“机不可失。”

提摩西可耻地心动了一下,但只是一下下。

“不,并不,你现在需要静养。”他坐下来,把达米安娜的手包在手掌里。

达米安娜把手抽走:“那滚吧,我现在没心情杀你。”

提摩西哼哼两声以示抗议,顺手把她的书拿起来翻看。这是一本阿拉伯语小说,他读出标题:“《万物有灵》?”

“蹩脚的发音。”达米安娜嘴上不屑一顾,但却并未将书抢回来,这证明提摩西的发音还没有烂到亵渎书籍的程度。

提摩西了然,用阿拉伯语说:“躺下吧公主。”

达米安娜真的躺下去了,她确实比平常虚弱了太多。

提摩西慢慢开始读,一开始很生涩,但越来越流畅。第一个段落结束后达米安娜的手突然从被子下伸出。

“我想让你来筹备我的婚礼。”

提摩西瞄了一眼卡莱尔,确定他还没醒后吻了吻达米安娜的指尖:“真恶毒。”

达米安娜的手指在他的唇上拂过:“但你就是同意,不是吗?”

“我们对危险的追求都有点过于病态了。”

说着,提摩西突然起身,面对面地贴近达米安娜,用气声说:“是的,我愿意。”

病房雪白,知更鸟在窗外哼唱门德尔松。

达米安娜缓慢地眨眼,跟着他重复:“是的,我愿意。”

展开的书页背后他们第一次接吻。


婚礼进行曲被乐队奏响的前夜,道格拉斯·卡莱尔带着一盒椰枣饼(3)敲响达米安娜的公寓门——达米安娜发现自己的短信被群发后恼羞成怒,宣布婚礼前不会再踏入庄园一步,所以她会从公寓出发到庄园完婚。

“你来干什么?”达米安娜刚洗完澡,裹着浴袍很是不解地为他开门。

“我有点紧张。”卡莱尔诚实地解释。



达米安娜嗤笑后放他先进来:“婚前恐惧症?那你还有十八个小时打包行李逃跑。”

道格拉斯很是尴尬地转移话题:“我学着做了点你家乡风味的点心,尝尝?”

达米安娜随便拿起一块塞进嘴里,咀嚼过后摇摇头:“很一般,你不太有这方面的天赋。”

“哦,是吗,”道格拉斯干笑两声,“我自己还觉得挺好吃的。”

猫头鹰之夜后道格拉斯被证明没有出卖布鲁斯,于是达米安娜对这个合作伙伴的态度好转了许多,于是又拿起一块仔细品尝然后给他分析原因:“椰枣的品质不够好,火候稍微有点过,奶香欠了点……”

不知为何道格拉斯看起来更尴尬了。

达米安娜歪头看他:“你还不走吗?”

“我……我……我想和你再确认一下婚礼细节。”

达米安娜皱眉:“那你应该去找德雷克,我累了,你走吧。”

道格拉斯没有动,达米安娜为此不太高兴。

他杵在客厅里,在达米安娜动手前终于说出他真正的目的:“你去法庭那天根本没考虑过我的死活,是不是?”

达米安娜停下擦头发的动作:“情况紧急,我连自己的死活都没顾上。”言下之意是何况你呢。

“你甚至没跟我说真话。”道格拉斯面色通红。

“废话,不然法庭怎么会信。”

达米安娜对他的羞愤不以为意,她通常对所有人都这样,但道格拉斯显然被严重伤害了自尊。

“你根本没有把我当成盟友,更不要说未婚夫了,我不明白婚礼有什么意义!”

达米安娜奇怪地反问:“难道你是因为爱情来接近我的吗?现在我给你的已经远超你应得的了。”

“远超我应得的?”道格拉斯反唇相讥,“不,那是我替你遮掩你和你哥哥那档子的报酬。”

“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达米安娜的站姿收紧了。

“他给你读了一个多小时的书那天我醒着呢!是,我不懂阿拉伯语,但我知道你们在干什么龌龊事,你瞒得过谁?”

道格拉斯以为会看到达米安娜羞愧或者恼怒,但她只是弹舌,然后说:“欢迎来到上流社会。”

“你一点不为此感到羞耻?”道格拉斯被她的道德底线之低镇住了。

“你想来敲诈勒索我?”达米安娜毫不在意:“尽管试试,我还有十八个小时换新郎。”

“你能随便找个人来结婚?”

“这里可是哥谭,你以为我是谁?只要半个小时就会有一打面试申请,而且各个不介意我的小小生活乐趣。”

“你……”道格拉斯语塞。

达米安娜走上前去拍拍他的肩膀:“想开点,我也不会干扰你的私生活,只要别被拍到。”

道格拉斯垂着头,气得浑身发抖,达米安娜难得善良(——又或者是恶趣味)地弯腰去看他的表情。

结果被正中道格拉斯下怀,被喷了一脸的药。

“什么鬼……”

达米安娜眼前重影,被重重推倒在地毯上。

这白痴,达米安娜看了眼沙发底下的枪,心想乔宝宝应该还没睡,一会找她跟替身新郎开个简会。

道格拉斯喘着粗气,注意到浴袍下裸露出的大腿上一闪而过的黑色字迹。



“这是什么?”他扑上去,颤抖的手掀开浴袍,发现正是提摩西亲笔签下的大名。

“你?你!”道格拉斯看起来崩溃了:“我像条狗一样趴在你脚边吐着舌头等了两年连一口肉汤都没吃上,德雷克只要勾勾手指你就躺下去给他操?”

达米安娜冷眼看着这位前合作伙伴发疯,她肯定自己从第一天就告诉过他自己不靠性贿赂建立同盟。

“你果然没打算让我活下去。”道格拉斯的眼神变得凶狠,达米安娜发现自己竟然没跟住他的思路。

“等你生下你哥哥的孩子后你打算怎么对我?”

达米安娜思考片刻,发现自己的计划暂时还没有包括一个孩子。

无应答被道格拉斯解读成其他信号,法庭里残暴的屠杀行径使他夜夜不得安眠,他自己证实自己的恐惧:“杀了,是吧,然后你们的孩子就顺理成章是继承人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道格拉斯试图把提摩西嚣张的笔迹擦掉,但无济于事。

他最终放弃了,恨恨地咒骂起来:“你这个下贱的娼妇,无耻的婊子!”

达米安娜开始对这场游戏感到乏味了。

而道格拉斯则在脏话里找回一些自尊,暂时放过了可怜的皮带扣转而从上衣中掏出一支小针管。

“这是什么?”达米安娜警觉地问。

“好东西,”道格拉斯的信心膨胀到边界上,“它能让你一会爽得口水都吞不下去。”

“你磕嗨了。”达米安娜平静地判了他死刑。

而道格拉斯则感觉踩住她了,现在他是握住月亮的人,兴致愈发高昂:“你哥哥教过你这些吗,除了怎么舔男人的**之外他教你这些吗?”

噗。

消声器完美工作,没有任何邻居被惊动,道格拉斯向后栽倒,他的笑容凝固了。达米安娜坐起来,俯视他,带着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种高傲冷漠的笑容:“我哥哥只教过我‘想做什么做什么。’”

道格拉斯学会了她的笑:“你永远不能和德雷克在阳光下接吻。”

达米安娜的脸上终于浮现怒火,她收紧双手,将道格拉斯未尽的诅咒都扼死在喉咙里。


十分钟后她打给清洁工:“C套餐一份,少酱汁,安德伍德路弗兰克公寓70号。”


第二天,乔按计划带着她的替身新郎到场。

婚礼开始前两小时达米安娜告诉提摩西:“我把卡莱尔杀了,他是个毒虫。”

前一小时五十分钟,提摩西接受现实叫来尤兰达:“我要抢亲,你准备公关。”

前一小时,尤兰达带着一张与德雷克伪造的亲密照,一份证明亲密照是合成的文件回来:“我建议将您两年前购入的那批窖藏龙舌兰由“宝石”紧急更名为“达米安娜”。

前三十分钟,提摩西走进布鲁斯的书房:“我向唐请求迎娶他的女儿。”

婚礼上,达米安娜挽着布鲁斯的手,踏着《婚礼进行曲》走向神父面前的替身新郎。神父宣读神圣的婚姻誓言,然后询问:“是否有人反对这场婚礼?”

身着银灰色西服的提摩西举起手,从第一排的椅子上起身:“我反对。”

尤兰达在后排举着一个多小时前才新鲜出炉的两份“证据”起立声援:“达米安娜小姐,我与提摩西先生的亲密合照是伪造的,这是刚刚送来的证明文件。我们合理怀疑卡莱尔先生是在外部力量的协助下有预谋地接近您。”

宾客哗然时,提摩西离开座位,他单膝跪在新娘面前,手中捏着一枚钻戒:

“请问你是否愿意给我一次机会?”


提摩西与达米安娜离谱的感情发展在尤兰达的操盘下迎来更加离谱的全新诠释:

提摩西因为爱上妹妹远走他乡借忙碌的工作忘却情思,却仍然为妹妹买下整座龙舌兰酒庄。

达米安娜是莫名被哥哥抛下的纯情少女,借酒浇愁时被人用假照片蒙骗,别有用心的卡莱尔恰到好处地出现填补了公主内心的空缺。

幸好紧要关头,提摩西找到了那张关键的照片,挖出背后一连串的阴谋,勇敢地挺身而出终结了幕后黑手离间韦恩家族的计划。

整个故事老套但要素齐全,处处洋溢着老派黑帮挚爱的荣誉气息,硬生生将一段本会被唾骂不休的兄妹不伦恋洗成被蒙骗的公主与沉默守护她多年的骑士终成眷属。


第二天达米安娜睡醒,看着手上的戒指和旁边枕头上的丈夫,发自内心地问道:“我为什么感觉你好像蓄谋已久?”

提摩西笑而不语。

有些事他永远不会说出来,比如两年前他刚到墨西哥就发现了尤兰达的公关才能,把人连蒙带抢地挖到了自己手里。







(1)数据显示只有20%的美国人在离父亲家超过30分钟路程的情况下每周看望父亲至少一次。

(2)以防万一提一下:黑面具和企鹅人

(3)阿拉伯经典小吃


给我评论拜托拜托算我求你啦!


评论 ( 27 )
热度 ( 346 )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燕殳 | Powered by LOFTER